熟女生吞童子鸡

下午6点,我们抵达阿尔伯克基市,入住四季汽车旅馆。进房间后,保拉立刻去浴室洗澡。现在,我终于明白当时她为什么那么着急去清洗自己的身体了。
  洗完澡,我们一起出去吃晚饭,这时我妻子已经换下她的短裤和紧身毛衫,穿上一条紧身短皮裙,裙子的下摆在膝盖以上四英寸;她上衣的领口开得很低,两个大乳房的三分之一或者更多的部分都暴露在外面;一双高弹力长筒丝袜包裹着她那性感修长的双腿,脚上穿了一双后跟四英寸高的黑色高跟鞋;几枚戒指、漂亮的手镯和项链把她打扮得既高贵又淫荡。
  在餐厅里,男人们不停地偷眼窥视我的妻子。吃饭的时候,我妻子虽然已经36岁,但她总是有意无意地交替翘起二郎腿,或者将两腿分开,让那些男人可以看到她的裙下风光。
  在整个就餐过程中,我的阴茎一直处在半勃起状态。
  吃完饭,我们去了一家夜总会,在那里喝酒、跳舞,我妻子显得非常兴奋。
  后来,我提议去看色情电影,因为上次我们去达拉斯旅行的时候,我妻子在色情电影院里被几个陌生的男人轮奸,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刺激。
  出了夜总会,我们找了半天才看到一家成人影院。进去后感觉有点失望,电影院很小,而且有些破败,除了我和我妻子外,里面只有两个观众,都是男的,一个年龄稍大,一个则很年轻。我和保拉在观众席的后区找到两个座位,那个年轻人就坐在我们的后面。
  坐下后,我侧身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年轻人,他还是真年轻,好象应该不到18岁吧,不知道他是怎么被允许进入成人影院的。我看到他一边看着银幕上的色情画面,一边抚摩着自己的阴茎。当然,我妻子也看到了那个年轻人,看到他正在做的事情。
  电影本身平淡无奇,说实话,我都没有记住它的内容是什么。我们坐下看了十几分钟后,保拉悄悄问我道:「你真的喜欢看这电影吗?」
  「不是很感兴趣啊,」
  我回答道,「怎么?你想现在就走吗?」
  「不,我不想走,但是我想让你走。你先出去吧,找个书店去看两本色情小说,或者去哪里喝杯咖啡,随便你,只要你离开,别回来就好。」
  「为什么?」
  我不解地问道。
  我妻子跟我耳语道:「我回头再告诉你,你介意吗?」
  我摇摇头,她继续说道:「很好,现在你大声说:「我已经厌烦了这个破电影,我要出去透透气。你自己看吧,想看多长时间都可以,我在外面等你到电影散场。』」我站起来,按照我妻子的话大声说了一遍,然后朝门口走去。我注意到那个年轻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保拉,他的眼睛紧盯着银幕,一边使劲套动着自己的阴茎。
  走出电影院,我在对面找到一家色情书籍音像和性用品店,在里面随意翻阅着色情书籍和杂志。后来,我开始浏览里面陈列的性用品,我发现了一些很粗大的假阴茎和震动器。对比了一番,我买了一个做工很逼真的黑色假阴茎和一个很粗的肛门塞,作为给我妻子的礼物。店员给我端来一杯咖啡,那味道实在不怎么样,我只喝了一口,就把它全都倒掉了。
  四十五分钟已经过去了,我妻子还没有从电影院里出来。最后,我等了大约一个小时,才看到我妻子走出了电影院的大门。
  我赶快从书店里跑出来迎接她,然后跟她一起朝我们的汽车走去。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,迫不及待地问她道:「怎么样啊?发生了什么事?告诉我你都干了什么。」
  「你注意到电影院里那个坐在我们后面的很年轻的男孩了吗?」
  她问我道。
  「是啊,我注意到我们进去后他一直在手淫呢。我想他大概只有18岁吧。你为什么问这个?」
  这时,我们已经开车离开了停车场。保拉在车里向我贴过来,轻声地说道:「他只有17岁。」
  接着又补充说,「还是个童男呢。」
  「操!你怎么知道他是童男?」
  我问。
  「我问他,他告诉我的啊。他在我的催问下告诉我的。」
  我没有说话,等着保拉继续说下去。
  「你在那里的时候,我就发现他偷偷在看我,他还弯下腰,企图看到我的裙子里面。他很小心,没有引起你的注意,但我发现了他的企图,他还总是盯着我的乳房看。」
  保拉说道。
  「呵呵,这并不是他的错,你的乳房实在太吸引人了,亲爱的。」
  我妻子伸手到我的裆部,隔着裤子抚摩搓揉我的阴茎,「恩,恩……你已经硬起来了,好大好硬好粗啊。当时,我尽量展开自己,让他看得清楚些,并示意他我并不在乎他看我。后来,他悄悄挺起身,越过座位伸手抚摩我的乳房,我没有阻止他。他一会儿抚摩我的乳房,一会儿掐弄我的乳头,电影院里很黑,所以你没有察觉。」
  「哦,那你兴奋了吗?」
  「噢,当然啊!我非常兴奋,因为我一直希望找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玩一次,最好是童男。他一直在抚摩我,但还是很小心,你那边稍微一有动静,他立刻就缩回去了。我知道,如果你在那里,事情永远不会有任何进展,所以我求你先出去。」
  保拉说道。
  「你离开以后,他听说你不会再回来了,胆子就大了起来。他先伸过来两只手,一起按在我的乳房上使劲搓揉,一边轻声叫着,一边告诉我他非常喜欢我的大乳房。我尽量将身体后仰,让他更方便地玩弄我的乳房,一边问他道:「你玩过有这么大乳房的女孩吗?』他回答:「没有啊,我从来没有和女人这样玩过,你是第一个啊。』我知道他可能在撒谎,但是,亲爱的,让我告诉我你吧,我听他这么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我把自己想象成是他的第一个女人。」
  「恩,我听了也很兴奋。接下来发生了什么?」
  我几乎不能专注于驾驶了。
  他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,这样他就可以直接抚摩我的乳房了。他说他就要射精了,我让他把我的乳房从衣服里拽出来,他听了有点吃惊,问道:「你说什么?就在这里吗?真的可以吗?』呵呵,他简直就像个得到了一件新玩具的小孩子。
  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把我的乳房从衣服里拿出来,然后他要我将裙子提起来。
  我抬起屁股,把裙子下摆拉高到我的腰部。当他看到我竟然没有穿内裤的时候,一叠声地说道:「上帝啊!』『上帝啊!』『上帝啊!』说了一遍又一遍。接着他不停地抚摩我的阴户,哀求着我要跟我做爱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告诉我说他还是个童男。他真的很想干我,而我也非常兴奋,难以拒绝他的要求。」
  「那他在电影院里就操了你吗?」
  我问道。
  「不,没有,他可没这个胆量。所以,我邀请他到我们的旅馆去,我希望你不会介意。一想到我就要和一个17岁的小男孩做爱,我就激动得浑身发抖。」
  「呵呵,我当然不介意。那应该是一次非常愉快的经历,亲爱的。到时我插你一个洞,他插另一个,我甚至可以让他先选。」
  我笑着开玩笑说。
  我妻子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「但有个问题啊。如果你在跟前,他一定会很紧张的。我不认为他可以和我们玩3P,甚至,我觉得他也许吓得都硬不起来了。你是否介意先在旅馆的大厅里待上一个小时,或者,最少得让他先操我一次,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,然后你再加入,一起玩3P,好不好,亲爱的?」
  我还能说什么呢?这是我们早已计划好的淫荡假期,我希望我妻子在这段时间里玩得开心,而且,说心里话,这样的安排已经让我非常兴奋了,甚至比我妻子还要兴奋。
  「好吧,我会给你打电话,看看你是否安全。」
  我说道。
  「好啊,那真是太好了。」
  「那么,他现在在哪里?」
  「他自己开车去旅馆,我让他比我们晚半个小时到我们的房间,我已经向他保证那时你会待在旅馆的大厅里。」
  保拉说道。
  「哦,看来你非常肯定我会同意你啊。」
  「是啊,我知道你是个爱老婆的好男人嘛,亲爱的。我知道当别的男人操我的时候,你的鸡巴会有多硬!」
  时间已经过去了30分钟了,我坐在旅馆的大厅里,百无聊赖地喝着酒。大厅里播放着柔和甜美的音乐,但我的思绪已经飞到了215房间,那是我和我妻子的房间。最后,我终于忍不住了,站起身来,端着我的酒杯,沿着楼梯向二楼走去。
  我们的房木下和津实所有电影间就在楼梯旁边,「请勿打扰」的牌子挂在门把手上。
  站在紧闭的房门外面,我凝神细听里面的动静,可是我什么也没听见。我再靠近一些,还是什么也听不到。转头看了看走廊两头,在确定没有人走动以后,我把耳朵贴在门上,只能听到一些轻微的呻吟声。虽然声音很模糊,但是已经足够说明我妻子正在被那个男孩子操着。偶尔能听到一两声比较大的动静,那是床头撞击墙壁发出的声音。因为担心别人看见我在偷听,我只好重新回到大厅里。
  喝光了第二杯酒后,我用旅馆的电话从大厅打到215房间,听到电话听筒被拿起来的声音,我赶紧问道:「喂,亲爱的,一切都好吗?」
  「恩恩恩恩恩……噢噢噢噢……吭,吭,吭……」
  「喂,保拉,你还好吗?」
  「喔!喔!喔!恩恩恩恩……哦哦哦哦……啊啊啊……亲爱的,他正插在我里面啊,好深啊!操我啊!噢噢噢,使劲啊!……我正被他操着呢,现在说不了话,啊,啊,哦,哦……」
  电话突然断了,但我的鸡巴却更硬了,像铁棒一样硬。虽然电话断了,但我感觉妻子的声音依然在耳边回响。
 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,我再次回到215房间门口,「请勿打扰」的牌子依然挂在门把上。我再次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,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:「哦,好舒服,宝贝!使劲吸吮,把它都含在你嘴里使劲吸。」
  保拉在吸吮他的鸡巴呢,我只好又退了回来。
 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,我实在无法再等下去了。我一步俩台阶地跑上楼,再次来到215房间门口。把钥匙插进门锁里,我轻轻地打开了门。刚走进房门,就听见我妻子的呻吟声,我赶紧轻轻关上门,躲藏在门旁的角落里偷看屋里的情况。
  我看到保拉仰卧在床上,除了黑色高跟鞋和丝袜外,她全身一丝不挂。黑色高跟鞋的细跟直指天花板,不停地前后晃动着。妻子的膝盖被压在她的乳房上,随着抽插的动作前后耸动。
  那个17岁的少年赤裸着身体趴在我妻子的身上,臀部的肌肉随着每一次抽插颤动着。他让我妻子用手钩在自己的腿弯处,使她的整个阴部向上翘起,完全暴露给他。现在,我妻子所能做的,就是随着他的抽插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声。
  「哦!啊啊啊……噢,噢,啊啊,插我我我,使劲啊啊,对,对,哦,使劲捅进来,使劲啊,亲爱的,使劲……哦,哦,啊,使劲操我,操死我吧,啊啊啊……」
  我妻子胡言乱语地喃喃着,她的嘴巴张得很大,伸着舌头舔着少年的胸膛。
  视线转到她的两腿之间,我可以看见男人粗大的性器如活塞般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,厚厚的白色泡沫覆盖了她的阴唇和粗大的阴茎。很显然,那个男孩已经在我妻子的阴道里射精好几次了,大量个精液和淫水成为很好的润滑剂,让那个男孩的每一次抽插都很顺畅地着着到底。
  我掏出自己坚硬的阴茎,一边快速套动着,一边看着我妻子被一个17岁的少年肆意奸淫。他已经干了她两个多小时了,却还没有停息下来的意思。
  忽然,他从我妻子的体内抽出阴茎,好家伙,这个孩子的阴茎大概有8英寸长,而且非常粗壮。他拍打着我妻子的屁股,要她翻过身趴在床上。保拉的动作有些迟钝,她慢慢翻过身,用肘和膝支撑着身体跪爬着,翘着赤裸的屁股,两腿尽量分开。
  「你的头再低一点,贴在床上,保拉,把你漂亮的屁股再撅高一点。」
  男孩大声说道。
  我妻子迅速俯身将头放在床上,她的屁股又抬高了一些,她甚至伸手到后面掰开自己的两个屁股蛋,将自己下身所有的肉洞都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他。他将龟头顶在她的阴唇间,稍一用力,就将粗大的鸡巴完全插进了我妻子的体内,然后就猛力抽动起来。
  由于妻子的阴道里充满了精液和淫水,每一次抽动都带出咕唧咕唧的声音,实在淫荡得让人难以置信。在她的阴唇上,大腿上,屁股蛋上,还有床单上,到处都是浊白的精液和淫水,还有一丝丝浑浊的液体挂在她的阴蒂上,随着抽插的动作来回摆动,而后跌落在床单上。
  「哦哦哦,操我啊,请再使劲点啊,插进来,啊,我又要高潮了啊,啊啊啊啊,哦哦哦,好啊,我要到了,到到到了了了……操我啊,操我的骚逼,射进来我的小情人,把你的精液射进来,射我啊啊啊……」
  「噢噢噢,我要射了,宝贝,我射死你,射进去,射在你里面,射进你的骚逼里……」
  我亲眼看着我妻子和那个男孩一起到了高潮,他不停地颤抖着,将精液全部射进了我妻子的阴道里。她随着他射精的冲击尖叫着,呻吟着。
  就在他们的高潮即将结束的时候,我爬上了床,我妻子抬头看着我,张口接纳了我挺立在她嘴边的阴茎。她一边笑着舔弄我的阴茎,一边说道:「嗨,小约翰,这是我丈夫戈登;戈登,他叫约翰。」
  本来,我想和这个男孩握握手,但想了一下,觉得和一个正在操着我妻子的17岁男孩握手太过荒谬和滑稽,所以,我只是稍稍跟他点头示意了一下,就专心享受我妻子的口舌服务了。不一会儿,我就射了,我妻子吞咽下我射进她嘴里的每一滴精液。
  只过了一会儿,我又硬了,约翰也又硬了,尽管他已经在我妻子身体里射了好几次了。这次,我插在妻子的阴道里,而约翰在保拉的嘴里抽插着。好几次,保拉都被约翰干得干呕,但她尽量抑制住自己,仍然大张着嘴巴,任凭约翰鸡巴一下下直捅进她的喉咙。
  看着粗大的鸡巴在我妻子的嘴里进进出出,我禁不住再次达到高潮,一股精液射进她的阴道,和约翰先前射进去的汇合在一起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现在,我再补充一些我丈夫没有看到的细节。
  把戈登留在旅馆的大堂里,我独自回到房间后,激动的心情让我浑身颤抖。
  我真的不能确定约翰到底会不会来,因为在电影院他显得那么紧张。我等了大约十几分钟,每等一分钟,我的渴望就增加一分。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我的童男小情人,我的屁股不安地蠕动着。
  突然,我听到约翰用我给他的钥匙开门的声音,我的心狂跳起来。他神情紧张的悄悄走进了门,犹豫不安地站在门口,但当他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,他快步走了进来。看到他的裆部隆起了一个鼓包,我知道他已经勃起了。
  我好兴奋,我的淫水已经浸湿了我的裤裆和大腿,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身体深处的骚动和渴望。他站在我的跟前,注视着我张开的光裸的大腿,他的手伸到自己的裤裆里抚摩着坚硬的阴茎,我感觉自己的腹部一阵阵痉挛。
  「HI,小情人,你喜欢看我的大腿吗?你的鸡巴已经硬了,是吧?你喜欢看着别人的妻子在你面前暴露,是吗?你能帮我把裙子拉高一些,让你看到更多隐秘的部位吗?」
  没等他回答,我就把裙子拉了起来。约翰俯下身,眼睛直盯着我两腿之间。
  我把裙子再拉高些,让他看到我的阴户,然后我尽量分开大腿,将我的肉缝暴露在他的面前。他一边搓揉着自己的鸡巴,一边扫视着我的乳房大腿和阴户。
  「请你,」
  他恳求着,「把你的腿再分开些,让我好好看看。」
  「你想让我把腿分开,让你好好看看我的骚逼吗?你知道吗?我丈夫很喜欢别的男人看我的阴户。分开这么大够了吗?不够?你想看得更清楚些,是吗?」
  说着,我将两条腿分开搭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,「现在,你可以看见了吧?再走近些,亲爱的,再走近些,好好看看我的骚逼。」
  当着小男孩的面,我把手指伸进肉缝使劲搓揉起来,我已到了高潮的边缘,尽管我还没有触摸到我的阴蒂。约翰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手指在阴唇间穿梭,我抬了一下屁股,让阴户更多地暴露出来。在男孩面前手淫让我感觉非常刺激,我禁不住呻吟起来。
  「我可以看着你阴户射精吗?」
  约翰问我道。
  我差点笑出声来。这个小子,真是单纯得可爱!现在我大张着逼在他面前毫无廉耻地手淫着,他竟然还要问我是否允许他射精!
  「当然啊,我亲爱的。只是你别射太快了。来,再靠近点,再靠近,仔细看着我,好好看看我是怎样用手指搓揉阴蒂的。对,看这儿,你看我的阴蒂有多硬啊。这是因为我太兴奋了。就像你的鸡巴一样,女人在兴奋的时候阴蒂也会勃起的。来,你看,女人就是这样手淫的。」
  约翰一边使劲套动着他那肿胀的阴茎,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手在湿润的阴蒂上来回搓揉。每一次搓揉,我都尽量把阴蒂包皮翻开,「喂,约翰,你好好看看我是怎样翻开包皮搓揉阴蒂的。」
  我对那个嫩小子说道。
  约翰进一步靠近我,他傻呵呵地张着嘴巴,手里进握着他的鸡巴,眼睛离我的阴户只有几英寸的距离了。我让自己的手指从小腹一直滑到会阴,在湿润的肉缝中来回地穿梭,然后,我尽量将包皮褪到尽头,让自己勃起的小阴蒂头完全暴露出来,再用两跟手指夹住,向外挤出来。
  「约翰啊,你看我的阴蒂有多硬。看着它,看着它!我能感觉到它的抽动,它就要爆炸了。宝贝,当女人快要到高潮的时候,她的阴蒂会像你的阴茎一样膨胀跳动。你仔细看看我的骚洞,你能看到它正在随着阴蒂的跳动而一张一合吗?
  我要更快速地搓揉我的阴蒂了,亲爱的,我太兴奋了,就要到高潮了。你看,我的腿分开得多大啊,哦哦哦哦……我是个淫荡的婊子,你看我的脚趾已经绷紧了……啊,我要到了了了了……噢,喔喔,看,我的屁股翘起来了,就像有一个男人正在操我!」
  约翰的鸡巴在他的手里跳动着,我尽量张开大腿,抬高屁股,我知道他可以听到我的手指在阴道里抽插的声音。「哦哦哦哦,我到了了了,噢噢噢,YES……」
  我的阴蒂不断地痉挛、跳动着,带动着我的阴道口一张一合,仿佛想把约翰的大肉棒一口吞下去。我把自己的腿从椅子的扶手上拉起来,尽量抬高,这样我的屁股就可以暴露得更多一些。
  「喂,约翰,你能看到我的肛门吗?你能看到我高潮时它在拼命收缩吗?」
  约翰现在根本顾不上回答我,他的脸几乎贴在我的屁股上了,两只手在拼命是套动着自己的阴茎。我继续抬高双腿,现在我的屁眼已经直对着天花板了。突然,我那年轻懵懂的小情人大声呻吟起来,我看到他的龟头上渗出了不少液体,我知道他快要射精了。
  「约翰,你想操我哪个肉洞?你想操我的骚逼吗?我丈夫特别喜欢把鸡巴插进我的阴道里。」
  我拽着阴唇向两边分开,让他可以很轻易地进来,「或者,你想操我的屁眼儿吗?你看看我的屁眼儿,亲爱的,你看它多紧啊,你得先抹点润滑液,然后才能把你那根那么粗的肉棒插进来……」
  我能看出来约翰还是个嫩雏,很明显他从来也没有操过女人,也没有看过女人高潮的样子。他的鸡巴又硬又肿,但他似乎不知道应该怎么使用它。
  「喔,我要射出来了,我坚持不住了,哦哦哦哦哦!」
  他叫着,「求你了,我能在你的逼里射吗?我能操你吗?」
  「你想把鸡巴插进我的逼里吗?你真的想把你的精液射进我丈夫专用的阴道里吗?你是要用你的精液灌满别人老婆的子宫吗?哦,我的小情人,来吧,就在这里,我把自己张开,你可以随意进来……来吧,我已经把自己打开了,插进来吧,我的情人!把你的大粗鸡巴插进来吧!使劲操我!」
  约翰挪到我的两腿之间,趴在我颤抖、痉挛的身体上,他那像铁棒般坚硬的鸡巴顶在我肿胀的阴蒂上,强大的冲击力使我的阴道口一直到子宫深出都猛烈地抽动起来,「再低一点,亲爱的,把你的鸡巴放低一点,我的骚逼在下面,戳进来吧!」
  我一边说着,一边尽量抬起屁股,以便他的鸡巴可以找到我的阴道口。
  约翰放低身体,鸡巴抵到了我的阴道口,那根如铁般硬的肉棒在我的阴唇上胡乱顶着,尝试了几次,终于找到了肉洞的开口。他的屁股猛地向前一纵,粗大的鸡巴尽根插进我那渴望已久、淫水如潮的骚逼里面,接着,他就使尽全身力气向我发起了猛烈的冲击。每一下冲击,他那粗大的龟头都顶到了我的子宫颈上,那两颗沉重的睾丸也随着他的抽动拍打着我的屁股沟,真是太刺激、太舒服了!
  我的阴道在他的强大冲击下收缩、痉挛,使劲挤压、紧握着他的阴茎,让他在抽动中获得更大的快感。每当感觉他要滑出我的身体的时候,我都会收紧阴道里的肌肉,紧紧抓住他的龟头,我的屁股也会随着抬高,避免他脱离我的身体。
  约翰终于尝到了操逼的乐趣,他越操越来劲,边抽动着边用手把我的腿向两边掰,并把我的腿抬起折向我的胸前。这样的姿势让他可以插得更深,而且他的那随着抽动甩动着的睾丸直接拍打到我的肛门上了。我的阴道又开始收缩,他的强力抽插让我禁不住呻吟起来:「哦哦哦哦!啊啊啊啊!好舒服啊!喔喔喔!」
  这时,约翰到高潮了。对于一个童子鸡来说,第一次插入就能抽动这么长时间已经非常不容易了。他像一头公牛一样嗷嗷地叫着,大股的精液喷射出来,直达我的子宫。他的双手紧紧抓住我的两胯,阴茎深深插在我的身体里,不断地将精液送进我的身体深处。我抬着屁股,抬高双腿,让自己的阴户跟他贴得更紧,让他射出的精液可以最大限度地到达我身体里个每一个角落。
  汹涌喷射的精液刺激着我,使我也很快达到了高潮,我也开始随着他的嚎叫呻吟起来,房间顿时充满男女合作的淫荡呻吟声。当他把鸡巴从我的阴道里抽出来的时候,大量的精液立刻涌了出来,顺着我的屁股流到床上。
 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性交,第一次高潮。他的鸡巴从没有软下来过,一次高潮过后,他会立刻再一次插进来,又一次猛烈的抽插再次开始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在我妻子的身体里射精后,我起身去浴室清洗自己,顺便给约翰腾出点时间穿好衣服,并跟保拉告别。但我的这番苦心似乎没有得到回报,因为我走进浴室一会儿,我妻子就跟了进来,并把门紧紧关住。她坐在马桶盖上,一边看着我洗澡,一边问道:「亲爱的,你介意吗?我这么淫荡你生气吗?」
  「生气……你知道吗?在等待的整个时间里我都硬得要死,我好几次趴在门上想听到里面的动静,可是我只能听到你几声微弱的呻吟声。」
  我回答道。
  「唉,这孩子真是令人难以置信,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大的劲,竟然能坚持那么长时间。这的确是他第一次操女人,所以他总是没够。他第一次插进来的时候,甚至都没想起来要脱光我的衣服。当时我坐在椅子里向他展示我的身体,他只是将我的裙子拉高,再抬起我的腿,然后就直接趴上来了,他就这样让我穿着衣服操我。第一次他大概坚持了有两分钟吧,第一次射的时候我感觉他的喷射就像消防水枪一样,他不停地射啊,射啊,射啊,射了一次又一次,简直太淫荡了。他第一次插进来就让我高潮了两次。」
  保拉兴奋地向我描述着。
  「那他射完一次后,你需要多长时间让他再硬起来?」
  「呵呵,亲爱的,他几乎从没有软下来过,他甚至几乎从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体。每次射完后,他只是停止抽插,鸡巴仍然放在我的身体里,双手玩弄着我的乳房,休息片刻后,他又开始抽动起来,只过一会儿,他的鸡巴又会像铁棒一样硬了。后来,我让他把我抱起来,因为我想把衣服脱光。」
  「哦,那他一共在你身体里射了多少次啊?」
  「四次。三次射在阴道里,一次射在嘴里。」
  「现在他走了吗?」
  我问道。
  「没有,我进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。他想留下来过夜,可以吗?」
  保拉问道。
  「我想可以吧,那张床够三个人睡。」
  保拉犹豫了一下,然后说道:「但是我想让你睡沙发。因为,如果你离我们太近,他会感到紧张的。你介意吗?」
  「凭什么啊?你们已经玩得够意思了。」
  我有点不高兴地回答道。
  我妻子点点头道:「你说得对,我是有点太自私了。实际上,我这样的做法比婊子还无耻。但是,我的确想让这个少年得到更多性交的乐趣。这样吧,如果你同意独自睡沙发的话,等到了拉斯维加斯,我做你的性奴隶好了,我保证,在那两天里,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做,好吗?」
  我还能说什么呢?我无法再拒绝她了。于是,那一晚,在那个漂亮的四季旅馆里,在温馨的旅馆房间里,我独自睡在沙发上,而我妻子却搂着一个17岁的少年睡在柔软的大床上。操过保拉后我确实有点累了,但约翰却依然生龙活虎,他们又在不停地性交,而我在他们做爱的呻吟声中慢慢睡着了。这一晚,他们又操了四次。
  凌晨3:00。我被我妻子的呻吟声和哀求声吵醒,「哦,上帝啊,别操我屁眼啊。你的太大了……操我的逼吧,亲爱的,不不不不,别别别别操屁眼,它太大了啊啊啊……哦哦哦,上帝啊,操进来了了了……」
 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,看见约翰正在操我妻子的肛门。从卫生间里透出夜灯微弱的光亮,让我完全能够看清楚他们正在做的事情。约翰将我妻子的两条腿抬起来放在他的肩膀上,把她的屁股抬得很高,正好适合肛交。不知道是我妻子教他的还是他从色情电影中学到的,反正他的动作似乎很专业。
  保拉的脚在空中颤抖着,我能看见她的脚趾都蜷缩着,似乎在抵御肛门被巨大肉棒插入的痛苦。随着他的侵入,保拉大声呻吟着,但是,也许她的肛门也被精液润滑了,所以他插入时并不十分困难。
  刚开始时,约翰并没有把鸡巴全部插进去,他只是插进了龟头,并轻轻小幅度地抽动着。慢慢地,随着我妻子的肛门越来越湿润,约翰也插入得更多,他的动作也慢慢加快加重。每抽插几下,他都会把鸡巴退出肛门,插进我妻子的阴道里抽插一会,一方便让我妻子缓解一下疼痛,一方便沾些淫水,好更顺滑地操她的肛门。
  「噢,上帝啊,你太粗了,你插进来多少了?外面还有多少啊?」
  我妻子呻吟着。
  「还有三英寸呢。」
  他说着,又插进去两英寸。
  我妻子张着嘴巴,涨疼的感觉让她吐出了舌头,约翰的每一次抽动都让她疼得裂一下嘴巴,终于,约翰的鸡巴全部插进了我妻子的肛门里,接着就快速地抽动起来。尽根插入,再抽出大半,再插入,再抽出……直插得我妻子张口结舌发不出声音,只能痛苦地摇着头。但是,很明显我妻子已经好几次达到高潮了。
  最后,约翰在我妻子的肛门里射出了精液,我也在他们的喘息声中再次睡着了。
  凌晨4:30。咯吱咯吱咯吱,床垫的弹簧咯吱咯吱地叫着,呜呜呜,咯吱咯吱咯吱,人声与床垫声交织,床开始移动了。我睁开眼睛,他又在我妻子身体里。呜呜呜,咯吱咯吱咯吱,我的鸡巴变硬了,我也想去床上操她。约翰开始呻吟了,他又把精液射进我妻子的阴道里了。
  早上7:30。哦,冲个淋浴真是很舒服。我站在喷头下面,把水温调得很高,就像在洗桑那一样。洗完,刮光胡子,我回到卧室。他们还在睡着。别叫醒他们了,我自己去吃早饭吧。
  上午9:00。我妻子还没有下楼来吃早餐。我吃完饭返回房间,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他们在性交的声音。进了屋,看到保拉骑在约翰的身上,上下起伏着身体,让约翰那8英寸长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一进一出。我走过去,站在她的身后,看着她的阴道不停地吞吐着那个年轻男孩的阴茎。
  「亲爱的,你能看到这根大鸡巴是怎么操我的吗?你看它有多大啊!你看它怎么一次次捅进我的肉洞的。」
  保拉说道。
 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,直到保拉达到两次高潮后他们才结束这最后的狂欢。当我们跟约翰告别时,保拉把我们的电话号码告诉了约翰,让他有空就联系我们。
  大约上午11:00,我们起程向拉斯维加斯进发。


上一篇:江南大学系列 大学校花周小琦
下一篇:小李飞刀
激情小说